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杭萧钢构向天保地产输出钢结构住宅技术

tags tags
摘要
【杭萧钢构向天保地产输出钢结构住宅技术】杭萧钢构5月21日晚公告,公司将与天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保地产”)签署钢结构住宅体系合作协议,并在此基础上共同投资钢构公司,公司出资1500万元,占该钢构公司的股权比例为10%。(中国证券报)

杭萧钢构5月21日晚公告,公司将与天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天保地产”)签署钢结构住宅体系合作协议,并在此基础上共同投资钢构公司,公司出资1500万元,占该钢构公司的股权比例为10%。

根据协议,公司将许可天保地产使用包括钢结构住宅体系的全部设计技术、制造技术和施工技术,建设钢管束住宅组合结构构件加工厂所需的技术及培训等。天保地产相应向公司支付3500万元,同时按开发或承接的钢结构住宅项目的建筑面积向公司支付5元/平米的费用。

公告称,公司前期已就钢结构住宅体系与宣化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51家企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司表示,上述协议是公司新商业模式的再次践行,对加快商业模式落地有积极促进作用,协议的签订对公司本期业绩将有积极影响。公司将在目前钢结构住宅体系基础上,继续加大钢结构住宅体系技术研发和营销投入,积极推动与相关企业开展战略合作的新商业模式,全力推进钢结构住宅体系的技术市场化。

在IPO暴利时代下的生态链层次分明:金字塔顶尖的实业资本、天使投资、PE/VC、突击入股者等;中部的各类中介机构:券商投行、会计师、律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等;低端的一些媒体公关、打新机构等和末端的最后接盘被割肉的散户们。

文|未澜

在“资本狂躁症”的催动之下,近几年IPO梯队浩浩荡荡,甭管有没有条件,也不惜财务造假、过度包装、盲目扩张、八方举债,只要能冲刺IPO,都挤破脑袋想进入这个门槛,所以大多数企业不是排队,就是在去排队的路上。无论过程多么艰难又漫长,铺路代价有多大,之所以中国有那么多企业前赴后继的奔向IPO这个大“蛋糕”,到底是为了什么?

据证监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IPO排队企业有540家,其中已过会仅44家,还有3家公司已上会但暂缓表决,反馈结束预披露更新的达75家公司,已获证监会反馈有347家公司,还剩71家公司处于受理等待反馈状态。今年迄今为止,算上中止和终止审查的企业,证监会已反馈处理406家排队企业,平均每月消化超过70家企业。截至昨日(5月15日),今年证监会共计受理82家公司申报材料,与2016年同期(89家)和2015年同期(79家)相比,受理速度并未出现明显变化,而按照当前速度和70%~80%的上会通过率,有一半以上的企业走不完上市之路。

尽管现在IPO审核的速度加快,但是排队几年都未成功我的案例也屡见不鲜:在上市公司中很少能见到影视公司的身影,甚至跟文化沾边的公司都很少见。而从2012年正式提出IPO申请的新丽传媒在这条路上已徘徊5年之久,同行业的“小弟”唐德影视、慈文传媒相继通过IPO、借壳等方式登陆A股市场,但有着财务状况、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等问题遭到市场质疑的新丽传媒又一次被审查终止。

在上市动机上很多企业被扼住名门:企业为什么要上市?什么时候上市?上什么板?融资多少合适?看似简单的问题却是很多企业无法回答的。而企业被否的原因也集中在任何一个细节:1.关联交易与同业竞争;2.被质疑未来盈利能力;3.无法解释募投项目所规划产能未来消化能力;4.申报企业财务数据真实性及其他信息披露质量;5.违反社保、税收法规等方面问题。

如果只是为了上市而上市,这次的盲目就会轻易摧毁多年打造的心血,尤其是企业上市前的IPO(首次公开募股)阶段的被放大的全裸出镜前,只要有弱点,就会功亏一篑。

三只松鼠、美团也将上市当做拯救企业的唯一法宝而全力冲刺,甚至在业界流传着:最近几年上市的公司中,有40%的公司如果不上市就倒闭了,但最后上市到底是企业的“救命稻草”还是“致命毒药”,还存在着极大的变数。

如今的商业竞争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演变成一场烧钱竞争。在国内企业IPO过程中的对赌协议也变为了正常的商业行为,虽然会给企业带来激励效应,但常有引资心切、过分乐观、不切实际地去“豪赌”的企业自食恶果的被迫出局。由此,证监会也要求,IPO企业若存在对赌协议,必须在上市之前清理干净。

最后一句:关于这场与魔鬼做交易中,对于更多的企业而言,钱并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杭萧钢构向天保地产输出钢结构住宅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