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ofo创始人戴威被传架空 股权并非唯一把控公司利器

tags tags

见习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近期,国内共享单车领域的ofo格外引人瞩目。除了ofo正式对外宣布获得蚂蚁金服D+轮投资外,公司创始人戴威被架空的揣测同样吸引各界眼球,由此对ofo股权架构的猜测也是版本多样。之前有人爆出戴威持股36.02%,滴滴持股25.32%;但也有媒体认为滴滴作为ofo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在30%上下;天眼查中的数据表明,戴威股权比例为50.35%,但不排除该网站信息存在滞后问题。

实际上,在公司不断融资壮大过程中,创始人股权被稀释属于正常现象,而很多创始人在股权占比较低的情况下,通过投票权和股权分离、控制董事会等方式也能牢牢把握公司控制权,可见股权不是唯一把控公司的利器。

股权比例小≠丧失公司控制权

所谓被架空,一般说的是创始人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据简法帮介绍,对于公司的控制权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股权控制。股权是对公司的终极权力,公司最重大的事项通常是基于股权由股东(会)决定。因此创始人绝对控股(占股比例达2/3,至少51%)或相对控股(持有公司股权最多)的条件下,基本可以把握公司控制权。

但实际上,创业公司在多次融资过程中,创业者的股权会不断被稀释。举例而言,A、B两人创办公司分别持有70%和30%的股份。天使投资人出资后,占股10%,创始人股权会被等比稀释,因此A、B两人股份变成了63%和27%,剩余10%为投资人股权。一家公司从创立到成功上市可能要经历很多轮融资,股权稀释不可避免,因此很难通过控股权来维持公司的控制权。

简法帮CEO张超表示,不针对ofo案例本身发表任何评论,但在股权稀释和控制权问题上为《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进行了法律角度分析。他称,对创始人而言,最本质的问题是要把握公司控制权,股权是最核心的控制因素,但控制权不仅涉及股权,即使别人是公司的大股东,对于创始人来说也有一些方法可以补救。

马云在阿里巴巴占股比例约8.7%;李彦宏占百度股份比例约15.7%;刘强东控股公司占京东股份约18.8%,但三人一直牢牢把握公司控制权,带领整个公司的发展。

张超介绍,可以采取投票权和股权分离的方式对公司进行把控,简单说其他股东股权中的投票权可以让渡给创始人。具体方法有投票权委托、一致行动决议、有限合伙持股和境外构架公司上市时采用的“AB股”等。委托出来那部分股权的决策权在创始人手中,但经济收益权还在投资人手里,这样可以保障创始人的控制权。

与初创公司不同,成熟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对自己走的每一步带来的后果基本了然于胸,有些创始人发现自己股权有偏少隐患时,会与投资人在前期进行协商,使投资人将决策权委托给创始人,从而保障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

第二类对公司的控制是日常经营管理。公司核心创始人还可以通过对公司董事会进行控制,从而把控公司的日常经营。但张超也表示,国内企业董事会权力比较弱,董事会在公司的决策里作用不是特别突出。中国企业很多事情都是股东会来决定,具体执行层面,即使不需要股东决定,很多事情需要股东签字,所以权力最后都落在股东会的层面,中国股东的权力比较大,董事会权力比较小。

在ofo董事会层面,天眼查显示戴威身份由公司执行董事长变为了董事长。这一身份的改变也许不能绝对影响到戴威对公司控制权的把握。张超告诉《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这是个术语的问题,国内的未上市公司设立执行董事,一般表明公司只有一个董事,这种情况多出现在公司发展初期。但随着创业公司不断获得融资,投资人往往会要求委派董事,这时候公司只有一个董事显然不行,需要设立董事会,在国内要求董事会至少三个人,原来的执行董事就变成了董事长。

据悉,目前ofo的董事会有两名财务投资方,金沙江和经纬各占1席,滴滴2席,管理团队5席。

产业投资人是把双刃剑

还有人猜测在ofo的投资者中,经纬、金沙江、王刚等也投资了滴滴,本质上都属于滴滴系,所以戴威有被架空的嫌疑。内部如何协定不得而知,但从投资角度来看,里面涉及产业投资人和财务投资人的差别。一般而言,财务投资主要目的是谋求经济上的回报。一位投资人表示,尤其是早期投资主要依赖创始团队挣钱,不会把公司拿过来直接管理。

但产业投资人是基于产业布局出于战略目的考量,不太看重短期收益,产业投资人会对公司运营介入比较多,话语权上比财务投资人要大,可能是一个公司控制权的潜在威胁。张超说:“产业投资人对创始人最大威胁是它很可能收购创业企业。但产业投资也是一把双刃剑,企业在拿产业投资人钱时,更多看重的是投资人的战略资源。”

在ofo历史上几轮融资中,滴滴是参与轮次最多的公司之一,从B+轮一直跟投到D轮。大众普遍认为,滴滴会把ofo业务布局在自己商业版图上,用小黄车去解决专车、出租车都无法决定的“最后三公里”问题。一直有传言称,ofo将会接入到滴滴出行App,用户可以直接在滴滴上面使用ofo服务。此外,在刚刚完成的D+轮中,蚂蚁金服入局,双方宣布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化战略合作。ofo能否用好这把双刃剑将备受关注。

初创公司珍惜股权才能走得长远

尽管股权被稀释属于正常现象,股权占有比例也不能完全等同于公司控制权,但对于初创企业创始人而言,珍惜自己股权是使企业能走长远的一个重要保障。

那些天使轮就把大部分股权让出的早期创业者,接下来企业融资过程会非常艰难,出现投资者想投而又不敢投的情况。一方面投资人会担心由于没有经济上的动力,创始人会不会过早离开,而不能把公司带得长远;另一方面,在早期创始人名下股权太少不免让人怀疑,创始人能不能一直掌握公司控制权,公司是不是能按照创始人的思路发展。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曾说,如果创业者一开始就把主权让出去,再伟大的企业也做不下去;创业者认为只要把事情做起来股份多少不重要,这是错误的,凡是不以股份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

对于早期创业者,张超建议,天使轮融资依据金额大小,释放股权比例最好把握一个10%的红线。一般情况下,A轮机构投资人会要求20%股权,B轮会要求10%-20%股权,C轮投资人要求10%-20%股权,如果融到的资金数额较大,释放股权比例会更多。所以,第一轮股权释放的要少,这样创业者后面融资会相对容易。

此外,张超还提醒创业者要分清股权转让和融资。融资是把企业盘子做大,融资的时候投资人不会要创始人的老股,新增部分给投资人,原股东手中的股份被稀释。而创始人转让股权不会使公司盘子变大,公司也没有拿到投资人的钱,未转让股权的股东其股权不受影响。

对于想预留一部分股权给投资人的创业者,张超说:“投资人份额是预留不出来的,预留出来给合伙人、给员工的是可以的,但是后续投资人进来的时候,这部分股权同样会被稀释。”

美国当地时间4月28日上午,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信而富”(股票代码”XRF”)正式登陆纽交所。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吴雨俭)继宜信之后,又一家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登上纽约证券交易所(下称纽交所)。

美国当地时间4月28日上午,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信而富”(股票代码”XRF”)正式登陆纽交所。本次发行1000万股,发行价6美元,共募资6000万美元。截至当日美股收盘,信而富报收6.4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6.83%,低于开盘价6.65美元。

信而富总部位于上海,成立于2001年,并于2010年开始涉足P2P网络借贷业务。截至2016年底,信而富一共为为超过140万借款人提供贷款,而在2014年时的贷款人仅有10万借款人,业务增长迅猛。

在行业较为关注的贷款质量方面,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实际违约率分别为7.3%,11.8%和14.9%。其贷款端的产品主要分为两类--消费贷款(Consumption loans)和生活贷款(Lifestyle loans)。

消费贷款一般指本金在500-6000元、期限2周-3个月,换句话说,也就是“现金贷”产品。信而富于2015年2月开始向市场大力推广该类贷款,截至2016年底已促成6.1亿美元(约合42亿人民币)贷款的发放,其平均利率为21%,交易费用为1-2%的贷款本金,另外还要加上贷款本金的0.35%作为服务费。招股说明书显示,消费贷款的风控手段,依据的是信而富专有的预测技术,以及借款人的历史还款记录和市场其他行为。

而生活贷款是指本金在6000-10万元、期限为3个月-3年的贷款,截至2016年底信而富已促成4.5亿美元(约合31亿人民币)贷款,其平均借款利率为15%,借款人还需缴纳贷款本金的11%和1.6%作为交易费和服务费。

在目前平台的140万个借款人当中,有67%为重复借款人。信而富表示,平台上重复借款人的数量对公司收入和盈利能力至关重要,因重复借款人倾向于随着每笔贷款逐渐增加贷款额额度,从而增加每笔贷款产生的费用,降低了借款人的平均成本。

相比于信而富业务规模的迅速扩张,公司的营收数字却是在逐年下降,目前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招股说明说显示,该公司在这三年中的净利润分别为13万美元,-3002万美元、-3336万美元。信而富CEO王征宇则对媒体表示,“只要停止获取新客户,马上就可以赚钱”。

经营亏损的原因,一是营业收入不断下降。信而富在2014、2015和2016年的净收入分别为5776万美元、5613万美元、5586万美元,其中2016年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0%,主要来自于交易和服务费用(扣除客户激励后)的下降。

另外信而富的经营费用也在不断上升。其中,“一般管理费用”快速增长,2016年已占总营业费用的超50%。信而富解释这些费用主要用于信息技术,数据分析和客户服务人员的开销上。

另外,销售和营销费用的占比也较大。信而富指出,客户获取激励措施--也即P2P平台吸引首次借贷客户的一种营销手段--已经导致并可能继续导致公司收入大幅度下降。

2015、2016年,信而富借款人数量的上涨,主要是由于消费贷款数量的增加,但是由于客户激励措施,导致公司收入并没有相对应增加。信而富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的经营费用将会增加,公司可能会随之继续产生净亏损。■

ofo创始人戴威被传架空 股权并非唯一把控公司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