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NASA科学家称十年内发现地外生命:希望不会是危险生物

tags tags

川陀太空讯 2015年,美国宇航局首席科学家Ellen Stofan宣布:在接下来十年内我们会发现在地球以外的生物,再10年到20年会发现明确的证据。目前,美国宇航局已安排多项任务搜索火星上和太阳系外是否有地外生命存在的证据,这看起来像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我们不排除其存在的可能。当然,寻找其他生命(除地球以外)的证据并非易事,川陀太空研究人员谢顿指出,在麻省理工学院的FISO会议上,科学家认为寻找系外生命除了要考虑污染,还需要考虑极端环境对设备的损害,这都会导致我们无法把握这些生命是否来自地球。

川陀太空注意到,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大气和行星科学系科学家、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分子生物学研究室研究员Carr认为,近20年来,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和寻找其他行星上的生命,他也是搜寻外星基因组(SETG)设备的主要研究人员。

SETG团队是包括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布朗大学、哈佛的研究人员、科学家和克莱蒙特生物科技的跨学科团队,由麻省理工学院地球物理学E. A. Griswold教授与EAPS的首脑Maria T. Zuber博士主持。

川陀太空研究人员谢顿指出,寻找外星生命的基本原则是我们寻找的是一种未知的生命,但是从我们熟悉的生命开始提取生命的特性和特征也显得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必须知道两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为此,SETG团队利用原位生物测试发明一种可以适用于机器人任务的设备,像便携式DNA/RNA的检测设备MinION2016年宇航员Kate Rubin在国际空间站(ISS)首次测试这些设备。于此之上,空间基因计划将要开始实施,SETG团队正在创建一个可以分离、检测和分类,并在地外环境工作的DNARNA的设备,可允许无人探测器在地外天体上测序和研究DNA样本。

我们知道合成复杂有机物需要碱基和核糖体,这些有机物是在太阳系早期和行星在太阳星云中形成时期产生的,在晚期重轰击期这些有机物被彗星和陨石带到其他地方,这一理论被称为已被广泛接受。川陀太空研究人员谢顿指出,这个理论在理念上的有一个轻微的扭曲,就是认为宇宙生命的分布是由彗星和小行星布置的。以地球和火星为例,地球上发现的火星陨石品可支持该理论,他们是小行星撞击火星被抛出的,最终被地球捕获。

寻找在火星、木卫二和土卫二上的外星生命可以采用间接方法,川陀太空天文小组认为,在系外行星上寻找外星生命有几种主要方法,使用韦伯太空望远镜、陆基望远镜和太空望远镜对系外行星的大气进行成像。这使得我们可以观测到许多可能存在生命的行星。但是,我们仍不能去到那里。我们只能通过间接证据发现它们,如大气光谱数据。[一点资讯独家,出品:川陀太空(santi9527)]

以严肃的姿态谈谈在太空中做爱,

当我们提到火星之旅时,

最常考虑的问题便是如何在那里生活,我想去月球只需花费一点点的时间和人力,

去火星至少要花费21个月,这是21个月中要满足人类的基本生活需求,所以我们要来严肃的谈一下在太空中做爱的事情,

美宇航员,jane david 和mark lee, 他们在1992年的任务之前,秘密结婚了,这使得他们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对,让爱情脱离万有引力的宇航员夫妇,那么他们在太空"啪啪啪"了吗?你懂的,但是,NASA说明没有人在太空中”啪啪啪“过,

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NASA的使命感已经扎根于工作文化之中,其次和同事“啪啪啪”会有点尴尬,宇航员们似乎有意的避免他。

火星旅行意味着太空是你工作的地方,也将是你生活的地方,就是说你要在这儿”造人“关于太空生育,我们只能推测,这可能要克服很大的困难,在2000年有一位导演,尝试在失重的场景下拍摄“啪啪啪”不过这件事情是真是假还不得而知,没有留下确切的视频,

所以我们可以大胆的说,人类没有在模拟失重状态下啪过。

不过关于在太空中繁殖过的生物,科学家有高空中啪过的动物的名单,包括果蝇寄生蜂,日本的淡水鱼,还有蝙蝠。

早在1960年代晚期NASA就启动了生物卫星计划,通过火箭将动物送上太空来研究辐射和失重对生物的影响,那个项目告诉我们在太空中啪啪啪不太容易,果蝇会花上在地面上两倍的时间来配对,雄性寄生蜂,失去了理智,找不到雌性,该项目还提供了一些基因受损的早期证据,和在太空中繁殖,可能造成的问题,据数据统计,在太空中没有哺乳动物怀孕的先例,现在关于太空环境对我们生殖系统的影响,我们到底知道什么?

首先送更多的人上天,有人可能认为我们对失重是怎么影响勃起这类事就会略知一二,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因为那个方面的研究根本还没有起步,关于女性的研究就更少了,在2015年宇航员中仅有11%是女性,

所以假设女性在太空中正常来月经,但是他们大多数用避孕药来退后月经期,这使得原本就已经很小的潜在样本变得微乎其微,讨论做爱可以很有趣,也可以很严肃,正如我们所知,他对于生命来说那么不起眼,却又那么的伟大,因为当我们考虑未来的时候,核心问题总是文明的传承,地球会是我们唯一的家园吗?

NASA科学家称十年内发现地外生命:希望不会是危险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