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盘点各朝代亡国之君下落,还有人最后当了官!

tags tags

战国末年,秦始皇扫平六国,一统天下,自认为功绩超过历代君王,自称始皇帝。而楚汉争霸中刘邦击败项羽,则开创了布衣成为皇帝的先河,自此之后,中国人奉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观念,开启了封建社会改朝换代的轮回。

\n

当然,做皇帝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天下江山和美女均尽归己有。然而,如果运气不好,当上了亡国之君,轻则被囚,重则被杀,就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了。今天,笔者就给大家盘点一下历史上大一统王朝亡国之君的结局。

\n

\n

一、秦王——子婴

\n

人说秦始皇一统六国,二世而亡。实际上秦朝确实只有两位皇帝,但秦二世胡亥死后,秦国依然存在,在秦王子婴的统治下延续了一段时期。关于子婴的身份,有好几种说法,其中流传较广的说法为他是扶苏的儿子。

\n

子婴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人,即位后不就即诛杀了奸臣赵高,但是天下动荡难以力挽狂澜,不久后咸阳被刘邦率军攻破,子婴投降。虽然刘邦善待子婴,但不久项羽来到咸阳后,为泄愤将秦王宫一把火烧掉,子婴也惨遭诛杀。

\n

\n

二、汉献帝——刘协

\n

刘协当了一生的傀儡皇帝,一开始被董卓控制,后来又遭李傕郭汜挟持。好不容易逃出了长安,被曹操所救,以为遇到了忠臣,没想到最终刘氏江山就是被曹氏所夺。刘协禅位给曹丕后,刘备宣称刘协已被杀,大举发丧并在成都称帝。但按正史的记载,曹丕登基后并未为难汉献帝。刘协过了十几年的归隐生活后病死,曹家以天子之礼厚葬之。

\n

\n

三、晋恭帝——司马德文

\n

经历过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后来的东晋实际上只是南方小朝廷,已算不上大一统国家。但司马氏晋朝曾经短暂有过一统中华的局面,故而列入。司马德文登基时,实际上已经是后来的南朝宋高祖刘裕的傀儡。当时刘裕已有夺位之心,只是时机未成熟,因此扶植司马德文上位作为过渡。

\n

三年后,刘裕逼司马德文禅位于己,同时派人诛杀司马德文。但这里出现过一个小插曲。刘裕一开始派手下张伟赐毒酒给司马德文喝,但这个张伟不愿谋杀旧主,就自己喝毒酒身亡了。刘裕得知后大怒,直接派人到司马德文住处逼其自杀,遭到拒绝后,这些兵士就用被子把司马德文给扼死了。

\n

\n

四、隋炀帝——杨广

\n

杨广此人大家都很熟悉,实际上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开创科举制度,开通大运河,东征西讨扩张版图,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如果做得好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汉武帝。但是与汉武帝不同的是,当年汉武帝有着汉朝几代人积累的家底,有挥霍的资本,而隋朝刚建立不久,杨广这样操之过急的做法就成了穷兵黩武,以致民怨沸腾,最终被叛军绞杀。

\n

\n

五、唐哀帝——李柷

\n

李柷的境况和前面的一些君主雷同,登基之时朝政已被权臣把持。这就好比打游戏时刚刚开局,对面就已经六神装加上己方三路被破,换了谁也没法玩。李柷在位之时,朱温已经加赐九锡,可以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没多久就被朱温夺权,最后被毒死。

\n

\n

六、宋怀宗——赵昺

\n

有句话叫做“崖山之后无华夏”。的确,自崖山之战后,汉人开启了被外族入侵统治的序幕。崖山战败时,赵昺仅仅是一个8岁的小孩子,因为大臣陆秀夫害怕靖康之耻重演,宁可战死也不愿被俘,于是背着赵昺跳海身亡,而跟随的十万将士也一同殉国,汉族王朝从此凋零。

\n

\n

七、元顺帝——妥懽帖睦尔

\n

顺皇帝实际上是朱元璋上的尊号。妥懽帖睦尔登基初期,曾任用贤能,实施过一系列改革,试图中兴王朝,然汉族被压抑太久,顺帝也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元朝的等级制度,最终大都被朱元璋攻破,向北遁逃。据说元王室逃走时还带走了自秦始皇以来皇室的代表——传国玉玺,令朱元璋耿耿于怀。而传国玉玺辗转大漠后,最后消失无踪。

\n

\n

八、崇祯皇帝——朱由检

\n

明朝灭亡,并非崇祯昏庸,的确是王朝积弊已久,积重难返。在扳倒魏忠贤的宦官集团后,崇祯还同时面对着东林党、农民起义和满清势力的威胁,尽管早年间曾力推改革,清除积弊,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n

李自成攻破北京前,崇祯为不受反贼所辱,选择在煤山上自缢身亡,临死前留下遗言称愧对祖宗,但祈求贼人可“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其爱民之心,可见一斑。

\n

\n

九、宣统帝——溥仪

\n

由于年代较近,加之溥仪著有自传《我的前半生》,因此关于溥仪一生的历史资料比较详实。由于溥仪曾担任日本伪满洲国“皇帝”,二战之后他曾作为战犯被收押。新中国成立后,溥仪受到特赦,起初担任北京植物园的售票员,后来进入全国政协参加工作。溥仪的一生非常传奇,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和笔者讨论交流。

\n

[摘要]刘纯启,1892年出生于热河朝阳(现属辽宁锦西)。刘纯启出身贫农,幼年时曾给地主放羊、扛活维生,但因家中兄弟多,他为减轻负担,也为对欺压农民的地主报仇,便在20岁那年走上了土匪的道路。

辽西抗日义勇军

如果有人问侵华日军阵亡的第一名联队长是谁?不少人都会回答是1932年3月1日在淞沪战场上阵亡的步兵第7联队联队长林大八。但事实上,就在两个月前的1932年1月9日,东北战场上就已经有一名联队长阵亡了。有趣的是,击毙这名联队长的中国部队是一支被日军称之为“匪贼”的地方武装,而领导这支抗日武装的指挥官则出身于土匪。

他,就是刘纯启。

刘纯启,1892年出生于热河朝阳(现属辽宁锦西)。刘纯启出身贫农,幼年时曾给地主放羊、扛活维生,但因家中人口众多(兄弟五人),他为减轻负担,也为对那些欺压农民的地主报仇,便在20岁那年走上了土匪的道路。

在当土匪的头几年中,刘纯启因“有胆识,枪法好,远近驰名”,很快崛起成为头目,由于他头顶发稀,遂得匪号“亮山”。刘纯启当土匪有他的原则,那就是“劫富济贫”,只对地主家下手,拿来的战利品除留一部分维持队伍外,其余大都用来接济穷人。因此刘纯启在辽西地区,很快就成为妇孺皆知的“义匪”,不少走投无路的穷苦人也愿意去投奔他。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刘纯启为东北军不战而退丧失国土愤愤不平。当日军于1932年1月3日出兵占领锦州时,再也坐不住的刘纯启决定率领所部土匪700余人竖起抗日旗号,并联络锦西地区的一些民团和土匪首领商讨联合抗日大计。

根据不愿投敌的锦西县公安局长苑凤台递送的情报,刘纯启得知在1月6日进驻锦西县城的日军只有百余人,由日军骑兵第27联队联队长古贺传太郎指挥。刘纯启认为齐集锦西地区的义勇军已近2000余人,完全有实力给这支百余人的日军以沉重打击,便主张主动出击,寻机歼灭。这一提议得到了大部分首领的同意,众人一致认为刘纯启人多势众又有威望,便公推他为首领,制订作战计划。

1932年1月9日,刘纯启先以百余人在锦西县城郊外“作乱”,诱使日军骑兵第27联队联队长古贺传太郎决定出城“剿匪”,以“展现皇军神威”。古贺十分轻敌,他虽然知道锦西地区的抗日武装已经过千,但认为在人员素质和武器装备上,这些武装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因此古贺决定亲自率领50名骑兵和28名步兵出城“剿匪”。

古贺传太郎

古贺传太郎的决定正中刘纯启下怀,当古贺的部队进入位于县城以西的上坡子、龙王庙和西园子的义勇军伏击圈时。只见刘纯启一声令下,古贺的骑兵和步兵就被迅速分割包围。由于县城日军势孤不敢出援,被围日军只能孤军顽抗,从上午10时打到下午3时,日军虽然成功突围,但古贺传太郎却在战斗中被义勇军击毙,此外还有13人阵亡,19人负伤。

或许由于古贺传太郎阵亡时只是中佐(死后追晋大佐),反使两个月后在上海阵亡的林大八大佐(死后追晋少将)更加出名。但古贺身为联队长却被非正规军的“匪贼”击毙,对日军来说无疑奇耻大辱。一天后,日军增派步兵第73联队第1大队进驻锦西,开始对该地区的义勇军进行重点“围剿”。

刘纯启在取得捷报后,也做好了迎击日军更大进攻的准备。在经过10日和12日的两次战斗后,刘纯启所部虽然有所伤亡,但日军始终无法歼灭这支抗日武装。1月16日,日军在屡次“围剿”无果的情况下,被迫将锦西伪政权迁移到连山。刘纯启则在侦知日军放弃县城(江屯)后,立即率领所部入驻,并组建起新的县政权,自任县长兼公安大队长。

刘纯启的抗日战绩,很快就引起了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注意。救国会随即派遣代表与刘纯启取得联系,并授予刘部东北抗日救国军第34路军的番号,委任刘谓该路总中将司令。1932年5月,辽吉黑国民救国军总监朱霁青、总司令宋九龄又改编刘部为救国军第9师,任命刘纯启为中将师长。刘纯启得此待遇,名号更加响亮,不断有爱国武装和民众加入该部,使第9师不断壮大,鼎盛时达到了2500余人。

1932年10月20日和25日,不断壮大的刘纯启部开始对义县和锦州发起进攻。因此刘纯启的存在,被日军认为是“辽西之巨患”,并悬赏5000元买其人头。为了解决“刘纯启问题”,日军于10月下旬乘刘纯启进攻锦州北大营失利未得休整的机会,在该部叛变的汉奸指引下调集重兵围攻刘部。

刘纯启终因独力难支,在坚持到1933年初时被迫转移至热河境内游击。长城抗战结束后,刘纯启的部队在日军和伪满军的双重围攻下日益衰弱。长年的艰苦作战,也使刘纯启疾病缠身而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1934年3月,刘纯启因病情加重,不幸在朝阳县曹家杖子去世,年仅42岁。

一代辽西抗日名将,就此陨落。(文/胡博)

盘点各朝代亡国之君下落,还有人最后当了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