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首页 > 文娱 >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01

论及魏晋,有太多故事可以说,王朝更迭、风烟物华……哪个都足以说上三五天,听者不吃不睡声色不动,已然魂兮荡出九霄之云外,只希望这故事永不终结。

故事好看,多半有情节的功劳;而故事若让人念念不忘,大多是人物惊艳,朗朗如日月,皎皎胜星河,故事围绕着人展开,一举一动都让人牵肠挂肚。

魏晋时代的故事正是如此,其时,掌握了儒家典籍与解释权的世族大家因东汉中后期流行起来的名士间的交游互访而声誉更隆,而族中青年才俊依靠家族声望累世为官,标志着门阀士族时代的兴盛。这一阶层的文化与风尚,成为了绝对的主流。

但身处魏晋乱世,当权者更替频繁,人大都有朝不保夕之感,动荡的时局和生命的无常也引发了士人阶层对个体价值的重新思考,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在这样的基础上各种放浪形骸、纵情不羁的人物开始在魏晋画卷上淡淡浮出,墨色渐浓,直至晕染了整个时代的面貌。

魏晋名士好饮酒,一醉累月;好怼人,一句"关你屁事"畅行天下无阻;好品评人物,从人家的长相、身高到气质、神韵、品德、才华都八卦个遍,他们如此鲜活生动,就像是我们身边那些嘴特损的好友,而一转身,跑去打铁的打铁、喝酒的喝酒、打仗的打仗、政斗的政斗……好不热闹,好不痛快。

02

身在乱世,是一种鲜血淋漓的切身之痛,魏晋这一页,却尤其斑斓。

生死之线可堪验?他们却频频去踩那些可以两个指头捏死自己的人的线,不断帮他人锻炼耐性、提升怒点的阙值。他们是置生死于度外吗?恰恰相反。魏晋时自由的社会风尚,让人看到生命多样的可能性,从而真正看明白每个具体的个人有多可贵,故此对生命的热爱尤甚。只不过,尚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摆在眼前时,要我一命,倒也舍得。

生逢乱世,钱财不可靠,官禄爵位不可靠,人命也不过翻手覆手间,所以魏晋时人也最懂变通,最善于打破僵化的教条和形式主义无聊的条条框框。

就好比嵇康嵇绍父子俩,当你嵇康誓死不与司马昭合作,这是他的想法,他为此而死,时人莫不哀之;嵇绍则在晋惠帝司马衷身边做侍中,于战乱中为保护这个有名的白痴皇帝而死,这是他的原则,看似与父亲对立,实则这斩钉截铁的刚直却是一脉相承。

再比如诸葛靓和晋武帝司马炎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耍的好友,后来却因为父亲被司马昭所害而发誓不再见司马炎。司马炎却对这位发小念念不忘,追到他姐姐家里去见他,扯着他一起喝酒,酒过三巡,问他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一起玩的事情。诸葛靓听完却沉默了,对他说:"我既不能学古时候的豫让毁容报仇,还和你见面、喝酒……"纠结痛苦之情溢于言表,司马炎为自己的强求和轻描淡写惭愧不已,起身离开。所言所行看似不合君臣之礼,却见证了诚挚的友谊。

03

在刘义庆编著的《世说新语》里,除了这些令人唏嘘慨叹的故事,还有更多让我们忍俊不禁的段子和记录士人零零碎碎生活的小片段。

比如魏晋玄学的发起者何晏,他长得很漂亮,皮肤超白,魏明帝就总是怀疑他擦了粉,于是有意试探,在一个大热天赐他热汤面,何晏吃完大汗淋漓,用袖子擦脸,面色反而变得更白,皇帝这才相信他应该没擦粉,也是够闲的。

又比如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生性落拓,却才华出众,给权臣桓温做参军时经常蓬头散发,衣冠不整。几年后他给车骑将军桓冲做骑曹参军,有一天跟着桓冲外出巡视,突然下起了大雨,王徽之就下马蹭地钻进了上司桓冲车里,后者大吃一惊,王徽之则说:"下这么大雨,您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坐车里。"桓冲拿自己的部下没办法,王徽之也没有多难为自己的上司,不久就离职而去。

再者,魏晋名士好酒,且不说阮籍、刘伶那些酒鬼,为了家乡的鲈鱼和莼羹辞职回家的张翰也说:"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章太炎这个人大家肯定很熟悉,出生于书香门第,家庭富有,是清末民初的革命家,后人称他为“有革命业绩的大学问人”,研究领域遍布历史、政治、哲学,著作颇丰。

章太炎的文化素养也表现在了给孩子起名字上。章先生一生没有儿子只生了四个女儿,女儿的名字是章太炎亲自所取,全都是古字命名,艰深难懂。章太炎的大女儿名叫章㸚(lǐ),表意稀疏明朗。二女儿名叫章叕(zhuó),张网张开的意思,这个字还有三个读音(lǐ)(yǐ)(jué)。三女儿名叫章㠭(zhǎn)展览的展的古字。四女儿名叫章㗊 (jí),也读(léi)。章太炎是不是很有文化,给女儿起的名字大家都不认识,还不如叫章四叉,章四又,章四工,章四口好记。

女儿到了适婚年龄,一直没有人上门提亲,原来是大家不知道他女儿的名字怎么读,不好意思上门提亲。章太炎在一词宴会上听说这件事后,给大家解释了一下这些字的读法,这才有媒人登门。

汤国梨

关于章太炎还有一件趣事,章太炎年轻时不但有文化还很有个性,是最早刊登征婚启事的名人之一,他曾在上海各大公报刊登征婚启事,择偶条件是:

“人之娶妻当饭吃,我之娶妻当药用。两湖人甚佳,安徽人次之,最不适合者为北方女子,广东女子言语不通,如外国人,那是最不敢当的。”

后来经过蔡元培的介绍,44岁的章太炎与30岁的浙江人汤国梨在上海结婚。据说,婚礼当天,章太炎过于兴奋,把皮鞋都左右穿反了。

你若撒野,今生我把酒奉陪

猜你喜欢
今日推荐
网友推荐
媒体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