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四次离故宫龙椅咫尺之遥的人

tags tags

本文2619字,阅读完需要04分钟

访客

闵俊嵘,生于1978年,2004年进入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至今,从事漆器文物保护与修复,现为副研究馆员。共修复百余件漆器文物,参与了太和殿金漆宝座的保护实验项目、倦勤斋内檐斑竹彩绘与漆饰工艺修复项目、皇极殿金漆宝座复制项目、"平安故宫"工程中和韶乐与车马轿舆漆器文物修复等项目。参与国家文物局课题《文化遗产保护传统技术与工艺科学化问题研究》、故宫博物院课题《清宫装具研究》,承担并完成其子课题《清宫善本装具中的髹饰工艺研究》。

他进入故宫已13年。他沉静、内敛,着迷器物文化,对漆器修复有着独到的心得。业余时间,他研习古琴,11年内亲手斫了十余把琴。

在故宫修文物的闵俊嵘。网络资料图

他是红极一时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的漆器修复师闵俊嵘!

因古琴作品展在深圳紫禁书院开幕,近日现身深圳的闵俊嵘既抚古琴也谈漆器修复,还为观众现场展示了金缮工艺。

常被器物之美打动和震撼的他,致力于为那些历经岁月尘埃的文物找回光泽与生命力。他专注于手艺,并让所学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在他身上,既有世人推崇的工匠精神和生活美学,也让人看到中华器物文明传承的可能。

揭秘

故宫太和殿的龙椅不是清代的

在故宫工作十余年,闵俊嵘最难忘的是与龙椅的四次亲密接触。

故宫一景。网络资料图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太和殿的龙椅是2005年,故宫博物院与意大利文化遗产部合作,在太和殿有个修复项目。当时分四组,我对应漆器这块,负责宝座、地台、屏风与龙椅等。第二次是皇极殿宝座复制,我和同事去沈阳故宫考察原件。皇极殿的宝座体量与太和殿差不多,是乾隆退位以后给自己建的,等于是太上皇的级别。"他介绍。

闵俊嵘表示,每一次接触龙椅,他都会细心去看每一个细部,看漆工艺,看形制,并被现场气氛所感染。大柱子、天顶彩绘、地台……处于这种空间,"那种大震撼是在外面感受不到的"。其他小件的器物则精美到难以想象,比如剔红雕漆、细如发丝,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故宫龙椅。网络资料图

闵俊嵘说,故宫太和殿里现在的这张龙椅,实际不是乾隆时期的龙椅,而是明代的。袁世凯当年当大总统时,把太和殿里的龙椅换了,这一换就在太和殿放了30多年。据说原来的龙椅仪式感很强,但不实用,靠背全是透雕的龙纹,坐上去不舒服,袁世凯自己设计了一个特别高、坐着很舒服的靠背。

上世纪60年代,袁世凯用过的宝座中间破了个洞,跟环境也不协调,当时故宫委托文物大家朱家溍先生恢复宝座未果。后在库房发现一把明代风格的宝座残件,体量跟太和殿匹配,于是把它搬去文物修复厂,请了木器修复师和漆器修复师,花了900多个工时做修复。修复后这张宝座就一直放在太和殿至今。

"我后来有两次近距离接触这个龙椅的机会,主要是因为做除尘保养。仔细观察,发现上世纪60年代修复厂的老师傅们修复的龙椅天衣无缝。这件龙椅是木雕刻,表面髹漆,整体贴金,整体照漆,在金箔上面照漆。漆有个特性,湿的时候是一个颜色,干了之后颜色慢慢变化。天然漆,不管黑漆还是朱漆还是其他,从来不会有一样的颜色,就是同一碗漆在相同的环境中,今天刷、明天刷或现在刷,还是一小时后刷,干燥以后颜色都有微弱色差,所以想修到整体一样,颜色统一,视觉效果统一是非常难的事,我每次看都找不到那些老师傅修复的接口痕迹,修复得太好了!"闵俊嵘叹道。

学艺

随漆农进山方知漆来之不易

讲到老本行漆器工艺,闵俊嵘说,早在8000年前,咱们的祖先就开始从漆树上割漆,"现在我们看到的除了一些老物件以外,常见的装修、日用都接触不到多少漆了。大漆、国漆、土漆,这三个名字其实第二个更贴切,它代表了中国文化的元素,也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符号\

我们都知道,木屐是日本传统的文化物品,但这么说,可不就是意味着这件东西是日本人发明的。而现在的史料已经证明,木屐其实是我们国家率先发明的,在汉朝的时候,配合汉服进行穿着。然而这一历史事实,却遭到了一些日本人的否认,他们认为木屐是日本特有的东西,并且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不过随着一个墓葬的发现,却让日本人不得不承认这个历史事实。这就是朱然墓中发现的一双木屐,朱然是三国时期的吴国名将,他一生战功赫赫,死后孙权为他素服寄托哀思。他的墓穴被发现,也是一个偶然的情况,在1984年的时候,安徽的一家公司为了扩建仓库,将旁边的土给挖开。

挖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墓穴,于是,考古人员立刻对这个地方进行了保护性发掘。不幸的是,里面的很多珍贵文物或者是宝物已经被盗墓贼给搬走了,考古人员对此十分失望。不过随后就在朱然的墓里发现了一双拖鞋,这双拖鞋通体漆黑,伴有星星点点花纹,算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物。

这双木屐和现代的日本木屐是非常相似的,但是这就让日本人自以为自己木屐是自己发明的想法破灭了。长20.7厘米,宽9.6厘米,厚0.9厘米,屐板和屐齿由一块木板漆木屐刻凿而成。屐板前后圆头,略呈椭圆形;屐齿为前后两个;系孔有三个,前端一个,后端两个,彩绳早已腐朽不见。

并且这个漆木屐非常好看,非常具有美感,甚至有些美学的味道。这个木屐的出现,在日本引起了轰动,也让他们承认了自己的木屐是中国传过去。但是前面那些否认木屐是中国传过去的人可没有这样想,尤其是那些反华日本人,甚至产生了愤恨之情。

对于文物来说,如果再进行破坏,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于是,在这种氛围下,国家就规定这件木屐不能再到国外进行展览,以免有人别有用心,将这个文物破坏了。同时,国家还规定了许多对中国来说非常具有价值或者本身已经比较容易遭道破坏的文物不能再出国展览。

而这出土于1700年前的拖鞋,更是一件证明木屐是中国人发明创造出来的铁证。

(如果您觉得笔者的文章写得还行的话,就请为笔者的文章点个赞吧,您的举手之劳,对笔者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四次离故宫龙椅咫尺之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