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这辆国产车的方向盘秒杀了一众豪车!包括劳斯莱斯

tags tags

豪车就是豪车,身上每一个零件都值得细细品味,越是高级的豪车,细节处更显极致的做工手艺。不过,在方向盘这件事上,国产品牌荣威却独辟蹊径。

先来看看豪车品牌之首劳斯莱斯,劳斯莱斯作为世界顶级豪华轿车厂商,在方向盘的打造上也是极端用心,采用一整块新西兰小乳牛牛皮,经过148天纯手工缝制而成,钢琴烤漆的装饰,更为其增添了不少贵族气质。

迈巴赫作为奔驰家族中身价最高的成员,方向盘设计上不是上乘的真皮就是上等的桃木,彰显极尽奢华的同时还带有一丝复古的味道,当然商务范依旧是它的主调!

法拉利作为跑车界的元老,在方向盘设计方面都形成了自己家族式的设计风格,为了追求更加纯粹的驾驶乐趣,法拉利喜欢将更多的功能按键放置在平底式的方向盘上面,营造出十分热血的赛事赛道氛围。

而下面这个采用真皮包裹、镀银装饰的开放式方向盘设计,造型罕见、科技感爆棚,且透着高端气息,其实出自国产品牌荣威之手,单从方向盘这一点上,独具匠心的设计就足以媲美一众豪车了吧!

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系的周迅宇

周迅宇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工业工程及运筹学系刘氏家族金融工程讲席教授以及FDT智能资产管理中心主任。在理论经济学领域,他致力于行为金融学以及智能财富管理的研究;在定量金融及保险方面,他系统地建立了将Harry Markowitz博士的诺贝尔奖得奖工作即均值-方差投资组合理论,从单期转化为连续时间之理论。均值方差模型也被认为是现代投资理论的基石。

近日,来自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工程系的周迅宇教授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透过行为金融学理论,对中国的股市、房地产市场进行了全面分析并指出,用行为金融学理论指导中国市场特别有意义。谈及能否通过这一理论反映美国股市及投资前景时,他指出,美国股市散户投资者占比少,相对成熟,但还是受到某些行为偏差的影响造成很多时候的“赢一粒糖,输一间厂”。从投资地域上讲,今年更加看好美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和欧洲市场。

凤凰财经:据了解,您于去年受邀到哥伦比亚大学任教,此前您一直在牛津大学从事研究和教学多年?

周迅宇:我是去年9月到哥伦比亚大学任教,同时也担任FDT智能资产管理中心主任。我从牛津大学待了9年,那里学术环境是顶尖的,对我而言,历经9年时间将那边的研究团队培养出来,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对于哥大的机会可以尝试一下,新的环境也满有挑战性。另外一个原因,我是作金融工程的,纽约当然也是最好的地方。我本身也喜欢大城市,之前一直在大城市生活,从上海到东京、多伦多、香港,因此也适合大城市。

凤凰财经:您曾在2010年指出,“行为金融对中国现在的发展来说特别有指导意义,因为中国的金融市场还非常不成熟。”时隔7年,你还认同这一观点吗?您认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能否就股市或房地产市场做出分析?

周迅宇:首先,行为金融学是研究人的非理性行为,即行为偏差对金融的影响。它是相对来讲比较年轻的学科,但还是可以通过行为金融学解释很多现在看到的金融现象。各个国家,不同的市场受这种行为偏差的影响程度不同。它相对美国、英国这些成熟市场的影响较小。

周迅宇:行为金融对中国影响较大,原因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刚刚起步。举例来说,美国股票市场上的参与者主要是机构投资者,散户较少。据统计,在美国股市散户的参与度仅有15%。换句话,即使这些散户也受到行为偏差影响,但对于整个市场的影响也是较小。而中国的股市散户参与度达85%(据2014年统计),说明市场上参与者多数为散户。一些散户持有“赌”的心态,受到行为偏差的影响特别大,同时对金融市场产生负面作用。因此,可以看到中国的股市大起大落,升、跌没有理性。因此,用行为金融学理论指导中国市场就特别有意义。

周迅宇:所谓散户“赌”的心态就是投机。散户“追涨杀跌”,看到股票涨,不管股价是否脱离基本面,拼命去追;看到股价跌,就惊慌失措,不顾其基本面而选择抛。这样散户一定会输。而成熟的策略应是像巴菲特一样,找一些基本面成熟的股票,长期持有,或是收息(分红)。股市投资本来的意义就是分红,而赌它在短期内的上升或下跌就是赌博了。所谓投资是指,一个公司有盈利前景,将来有红利给你,这才是要持有一支股票的真正原因。换句话,其实现在大部分的中国的股民是把股市变成一个“赌场”,“追涨杀跌”最后一定是输的。

凤凰财经:中国股市的散户比例是否有望降低?您觉得需要多久?行为金融学对市场的投资和了解整个市场有什么帮助?它是一成不变还是随市场实践而改变?

周迅宇:前面说到中国的股市散户参与度达85%(2014年统计),目前其比例有所下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还是散户。历经过去股灾对股市的洗礼,散户也变得聪明了。有资料显示,目前散户投资基金的比例大幅增长。2016年至2017年,散户对私募基金和共同基金的投资都是成倍增长。这说明很多散户在输钱后痛定思痛,他们知道不能去做主动的投资者,而要让那些职业的投资者去做投资,因此对基金的投资如火如荼,特别是智能投资理财基金也越来越红火,原因就在于此。这也说明中国的股民越来越成熟,我希望未来散户的比例从85%降下来,最终降到百分之十几的健康水平。乐观的估计,我希望过二三十年,中国的市场慢慢成熟。市场上大部分是基于理性来进行投资的成熟投资者,到那个时候,股市就能起到其本身应该发挥的作用,而不是一个“赌场”。

周迅宇:谈到行为金融就要讲到古典金融。古典金融是基于人永远是理性的这样一个基本假设,进而推出所有的经济理论。古典金融理论其实是指导你应该怎样做。在一个理想的市场条件下,应该怎样做才能达到最大的效用。所以,古典金融是指导性的。假设所有人都是理性的,市场也是理性的。而行为金融学是描述性的,描述人们是真正怎样做的。

周迅宇:正如刚才我讲的很多人不是理性的,所以他们做的行为未必和古典金融学所指出的做法相吻合。他们可能受心理偏差、行为偏差所左右;而行为金融学不是教你应该怎样做,是告诉你人们真正是怎么做的。两者不同,但两者都是重要的。我常常用一个比喻,“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用古典金融学的做法指导自己,知道正确的做法是怎样的,这叫“知己”。仅仅“知己”不够,因为市场上的很多参与者不受理性思维支配,所以也要了解别人。这时就需要行为金融学做指导,告诉你其他人如果是非理性的话会怎么做。这也是行为学的厉害之处,当你了解别人会怎么做时,也就了解了市场的大致走势,也就有能力预知什么时候市场过热、市场崩盘。如巴菲特所说的,“当别人贪婪时恐惧,当别人恐惧时贪婪”。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很深刻的知己知彼的做法。巴菲特之所以被称为大师,其实这里面也兼有了古典金融和行为金融的做法。

周迅宇:任何的理论都是在实践中做出检验,行为金融学理论同样也来自于实践。比如金融模型通过市场的实证和检验,判断一个理论是不是对的,经过检验后,该模型就有预测市场的能力了。因此,行为金融是随着市场的变化不断调整自己。此外,行为金融的自我调节不仅随时间而变,还会依据不同地域的市场成熟度而做出相应调整。

凤凰财经:股市当中最能反映人的心理状况,对此您怎样看待?

周迅宇:股市中的涨涨跌跌,投资股市大致有两种情况:投资与投机。正确的方法是投资,去发现一些有价值的公司,分析其长期的盈利状况以及是否有一个持续的回报(分红)。这才是投资的本意。当一个公司一直有分红盈利,它的股价自然会涨。长期持有一支好的股票,不去管它短期内的涨跌,而是享受其长期带来的增值和分红。另一个就是投机,只看短期的涨跌,这里面反映了急功近利的心态。短期内,股价一会升降,心理也随之上下起伏,在贪婪和恐惧两者间摇摆,这也是投资里的错误做法。

凤凰财经:刚刚您对中国股市中散户存在的非理性投资心态做出分析和提醒,对于投资市场还有补充建议?

周迅宇:有一点是,我们要从娃娃抓起,就是从大学生抓起。大学生是未来的社会精英,大部分的大学生将来会成为财富理财投资的主要组成部分。因此,应从大学时代灌输给他们什么是正确的投资、理财方法。从长远来看,这对加速中国市场成为成熟的市场有很大帮助。

凤凰财经:您刚刚通过行为金融分析了中国股市,那么对于美国股市存在的现象是否也可做出解释?

周迅宇:美国股市是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投资者受行为偏差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当然有很多现象还是可以用行为金融学来解释。据观察发现,美国股市有这样的现象:人们买了股票后,赢了一点点就急忙抛掉,而不是像巴菲特那样长期持有。反之,输了钱不肯放,还一直持有这个股票。例如,当看到股价跌下来一点时,不敢放,认为会有机会回升。随着股价大幅下跌还不想放,其实这是不成熟的表现。而理性的做法应该是“止损”。当买入一支股票时就要想好,假设跌10%的时候就要抛掉,止损是非常重要的。一些散户投资者的做法是“赢一粒糖、输一间厂”,稍赢一点就要兑现利润,输了钱无论如何不肯放,受到行为偏差的左右。这是大忌,这样的投资者在美国市场很常见,其中以散户投资者居多。

凤凰财经:您怎样看待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您认为房市火爆是否会带来危机?

周迅宇:当然我不是这方面专家。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房地产疯长现象肯定是不正常的。其中原因很多,我认为,有一个原因也是和中国的股市有关。因为很多人发现自己投资股市是输钱的。反过来,投资房地产却很少有人输钱。基于这种想法,使得很多人在股市上输钱后,把钱都投到房地产上去了。这可能也是使得中国房地产疯长的一个原因。我在想,这其实也是一种行为偏差,只是说房市的波动没有像股市那么快,房市的波动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照这样的涨法,我预测房市最后肯定会下跌,不一定是最近三个月、三年,但从长远来看肯定要暴跌。目前房市已经完全脱离了基本面,也与老百姓的收入脱节。如果说股市有泡沫,一年会爆掉,那么房市的泡沫不是一年,但也许是十年爆掉。

周迅宇:房地产疯长蕴藏的是巨大的危机。因为房市的投资金额大,这其中有杠杆作用。很多人都是借钱去买房,通过银行借贷,而银行是百业之母,一旦房地产崩盘,将对各行业冲击巨大。例如,美国的次贷危机后,让全世界为其买单,经过多少年才缓过气来。

凤凰财经:2017年的国际金融市场,您看好哪些投资领域、投资地域?

周迅宇:从地域上来讲,我比较看好新兴市场和欧洲。原因是美国金融市场在过去十年经历了牛市,而市场都是有周期性的,如果投资的话接下来应该是新兴市场和欧洲。经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美国的股市现在已达到相当高的点。而且最近半年,特朗普上台后提出了搞基建、减税,这些都是对股市利好的消息,股市价格也反映了这些利好因素。但万一特朗普有个“三长两短”?股市都是前瞻性的,先透支,一旦不能实现就会马上打回原形,甚至更惨。有这个规律在里面,因此,我更看好美国以外的投资地域。

周迅宇:谈到投资领域,我认为投资主要是为了拿它的红利。所以对我来讲,会投资比较稳妥且能够收息的股票。如果一支股票能够有3%的红利就相当好了。另外也可考虑投资高科技股票,高科技股几乎不发红利,但它属于增长股。例如,苹果、亚马逊、FACEBOOK等。

周迅宇:谈及投资建议和规避风险,对非理性投资者散户的一个重要建议:应该让专业的投资者去做投资,而不是自己去做投资。应该去研究哪些基金在过去十年、三十年里表现好,再决定投资到哪里。同时,投资不能急躁,不能急功急利,要像巴菲特一样长期持有,这才是制胜之道。

凤凰财经:据了解,您一直致力于行为金融学以及智能财富管理的研究。在定量金融及保险方面,您还与诺贝尔奖得主马尔科维兹博士(Harry Markowitz)合作进行了“均值方差模型”后续的研究,并共同发表了论文《关于半方差的研究》?

周迅宇:马尔科维兹博士是当今的经济学大家。他的50年代博士论文是关于怎样投资,由他提出了一个均值方差模型,随后获得了诺贝尔奖,该模型被认为是现代投资理论的基石。很多的智能财富管家、机器人智能怎样配置资产都是基于这个模型,到现在大家还在用。同时,它也是一个定量的模型,能帮助达到回报和风险的最佳平衡。

周迅宇:2004年,我在中国黄山的一次会议邀请马尔科维兹博士过来参会,当时他已是80多岁高龄。随后两年一直与其合作进行了对“均值方差模型”后续的研究。2006年,我跟马尔科维兹博士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关于半方差的研究》就是关于这个模型。(凤凰财经驻北美特约撰稿人孙璎姝)

这辆国产车的方向盘秒杀了一众豪车!包括劳斯莱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