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icity is prerequisite for reliability

全球车企销量TOP20中国5家上榜,吉利领涨

tags tags

近期,JATO公布了全球汽车制造商今年一季度排名。大众、丰田依然牢牢把持前冠军、亚军之位,雷诺-日产和通用汽车紧随其后。3月份雷诺-日产-三菱伏尔加的联盟以9.2万辆的销量而问鼎一事虽然“劲爆”,但远不如中国汽车制造商的表现更让人欢欣鼓舞。

吉利以63.4%的同比增长领涨全球,销量排名第13位,广汽集团也以同比61.6%的增速跻身全球TOP10,中国汽车制造商在TOP20中占据5席。不过问题来了,品牌销量TOP20中,中国单一品牌却无一进入,就连长城和吉利都无奈败兴而归。目前摆在中国汽车制造商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发展的“量”有了,但仅仅是在国内,任何一个全球排名靠前的汽车公司,一定是各大趋势市场全面开花,这对目前的自主品牌来说,走出去的步伐还需要不断加快。

中国一感冒,全球就打喷嚏

在看中国汽车制造商的表现之前,先来看看全球局势。按照JATO的统计口径,其共统计了52个市场的销量数据,其中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国提供的是注册销量,但对于中国、美国、印度、韩国等市场,JATO则采用上牌数等来计算这其真实销量,即使与汽车制造商发布的销量数据不尽一致,但依然能反映出车企的真实趋势。

在全球一季度销量TOP20榜单中,现代-起亚、福特和PSA集团均出现大幅下滑,而且神奇的是,这几家企业的在华表现都乏善可陈,进而影响到了其全球表现,莫非真的是,中国一感冒,全球表现就打喷嚏?

跌幅最高的当属PSA集团,以68.2万辆季度销量排在第10位,相比去年下滑位。尽管一季度PSA集团在欧洲、欧亚大陆和中东非销量均有不同幅度增长,但在中国和东南亚市场,继2016年全年销量下跌了16%后,一季度销量下跌了45.6%。

虽然不缺先进的技术、但是由于市场反应、定价策略方面未能抓住用户的真实需求,标致与雪铁龙品牌一直在主流汽车品牌边缘徘徊。近日,神龙公司启动重振计划,将在产品、定价、管理三个方面进行改革,令神龙重回轨道。随着标致5008、雪铁龙天逸等中大型SUV的上市,神龙有望扭转目前的颓势。

其实跌的最惨的是现代-起亚,JATO的数据显示是155.3万辆,同比下滑4.7%。而按照企业自己公布的销量看,现代汽车集团合计第一季度全球零售销量从179.2万辆同比下跌4.2%至171.6万辆。

由于美国市场的大规模召回和萨德导弹部署而造成的排韩情绪,现代-起亚一季度在这两个市场销量大跌。而占现代全球的23.5%的中国市场表现不佳,是现代-起亚销量滑坡的重要原因。现代和起亚合计一季度在华零售销量从37.8万辆同比下跌22.0%至29.5万辆,且如今跌幅还在不断扩大中。

资深汽车媒体人表示,随着其他汽车品牌、尤其是自主品牌在设计方面突飞猛进,原本设计领先的现代-起亚逐步开始老化和落后,而其在中国市场车型布局过于密集,过分追求销量KPI,老车不停产、同平台多价位车型同台销售等逐渐侵蚀到其品牌形象。

另一个“失意”者则是福特汽车,其152.1万辆的季度销量同比下滑了1.6%。而其在华合资企业长安福特自2016年底开始增速就有所放缓,一季度整体下滑了20%。有分析人士指出,“后续车型没有竞争力、质量问题、包括渠道能力等都影响着福特在中国市场更进一步。”

福特汽车在全球范围内的下滑也引起了投资者的担忧,就在5月22日,已在福特汽车工作28现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EO)马克•菲尔兹因此“出局”,不过新上任的CEO Jim Hackett 能否力挽狂澜还未可知。

吉利领涨 广汽登榜

单从增速来看,吉利以63.4%的同比跑赢了全球汽车制造商。这里统计的吉利汽车不仅包含吉利品牌、还包含其全资控股公司沃尔沃、2013年收购的英国锰铜公司的Black Cab。

沃尔沃全球一季度销量为129,148辆,同比增长7.1%,而吉利品牌则凭借一季度94%的同比增长率,成为名符其实的销量火车头,销量达278,581辆,已完成全年百万辆销量目标的27.85%。随着博越、帝豪GL等热销车型的产能得到释放,以及全新车型的陆续上市,吉利的销量还将迎来进一步突破。

近期吉利推出高端品牌领克,并收购马来西亚的宝腾汽车的股份,其体量将进一步增大,在全球销量排行榜上的位次也有可能继续向前。

同时对比2016年各汽车制造商的榜单,今年上榜的除了以往的老面孔长安、吉利、东风和长城外,广汽集团的自主品牌也凭借61.6%的增长率跃居其中,其中广汽传祺功不可没。

广汽传祺官方数据显示,其一季度销量为121,665辆,同比增长68.4%,其主力车型GS4仍然保持SUV细分市场第二名的领先地位,而GS8 3月、4月销量均突破万辆,成为生力军。但是近期GS8遭遇的爱信供应变速箱不足问题,使得GS8配产的变速箱最多只有7000台,直到到10月才能恢复供货,可能会影响到其二季度的市场表现。

品牌榜无一入选

虽然在全球汽车制造商一季度销量TOP 20榜单中,中国占了5个席位,但就单一品牌而言,中国汽车无一上榜。相比丰田、大众、福特这些国际化强势品牌而言,中国汽车制造商不仅在体量上稍逊一筹,在单一品牌销量和号召力上也的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以上榜品牌中的东风为例,一季度销量为24万辆,为旗下有风神、风行、风度、风光、景逸多个品牌贡献。分摊到各个品牌、各个车型,则更低。按照东风“大自主”战略的初衷,原计划通过研发、采购、销售平台共享,实现风行、风神、风光和风度的快速发展,但结果是渠道很难共享,而已量产车型的零件共通率也较低。产品、品牌众多,竞争力却并不够强,往往因为产品重叠、资源营销过于分散,“多生孩子好打架”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

相比之下,广汽集团倾整个集团之力发展传祺这一个品牌,固然有“厚此薄彼”,对吉奥、长丰、中兴“过河拆桥”的嫌疑,但传祺的异军突起,也证实了这样做切实有效。

汽车行业分析师张志勇曾表示:“在自主品牌发展初期,应该以单一品牌为主,不能着急试水多品牌运作。未来再根据实际情况培育其他品牌,最终实现‘大自主’协同发展。”

除了大集团外,长城、吉利在哈弗、吉利品牌的快速增长下,也不断地推出Wey和领克这一高端品牌,表现出中国品牌汽车向高端市场进军的决心和意志,但也从侧面展现出对同一品牌持续耕耘能力的不足。

随着越来越多的自主品牌开始找到了感觉和方向,在全球汽车行业中也逐步苏醒过来。中国汽车制造商的体量与增速从全球看都蔚为壮观,不过对它们来说,单单耕耘本土领地远远不够,走出去,去到更多的区域市场,去到欧美等成熟的汽车市场,这才是中国品牌的树立影响力的关键,也是中国品牌和中国汽车工业屹立全球汽车行业之林的关键。

文/张玉硕

二级市场的连续调整,使股权质押的潜在风险再次显露,逾100家公司告急。不过,总体而言,股权质押风险仍然可控。

今日盘后截至发稿时,沪深上市公司一天内就共发布了71份有关股权质押的公告,其中涉及股东补充质押的有21份公告(20家上市公司)。而据中国结算最新发布的数据,截至上周末,股东质押股数占总股本比例在40%以上的A股上市公司家数已达263家。

单一股票质押比例最高的15家公司(中国结算发布)

个案方面,多喜爱(002761,诊股)公告,因控股股东陈军、黄娅妮质押的部分股份触及警戒线,公司申请紧急停牌。公告称,控股股东正积极采取措施,以保持控股权稳定。另据记者不完全统计,4月份以来,还有勤上股份(002638,诊股)、*ST德力(002571,诊股)、德豪润达(002005,诊股)等多家公司披露,主要股东质押股份已接近平仓线,公司紧急停牌化解风险。此外还有天宝股份(002220,诊股)、宁波东力(002164,诊股)、华邦健康(002004,诊股)等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收到了交易所的问询函。

总体而言,股权质押风险可控。如上交所5月底曾披露,沪市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今年以来的违约处置金额约0.31亿元,为待购回余额的万分之一。不过,对少数控股股东持股“倾巢”质押且叠加股价大幅下挫的上市公司来说,控制权发生动摇的风险仍不容忽视,不仅相关股东亟需去杠杆,其信披透明度亦应有所提高。

526名主要股东满仓质押

杠杆比例是考察股权质押市场风险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以近日因大股东股权质押申请紧急停牌的多喜爱为例,截至6月1日,公司控股股东陈军持有3421.3万股股,占总股本的28.51%,累计质押了2493.3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72.88%;黄娅妮持有2680.5万股,占总股本的22.34%,累计质押2608.9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7.33%。

“质押比例太高的话,一旦股价下跌,想补仓都没得补。”华中某券商营业部负责人汪先生向记者介绍。他认为,利用股权质押进行融资的股东,有可能也有其他的资产来进行补充质押,但其他资产的流动性往往没有股权好,因此质押比例高的股东整体风险相对较大。他所在的营业部就曾为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提供融资服务。

交易所的问询函也体现了同样的监管逻辑,近期已对天宝股份、宁波东力、华邦健康等多家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发出监管问询。以天宝股份为例,截至4月28日,该公司控股股东大连承运投资集团持有约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94%,其中质押1.2亿股,占其持股的100%;此外,公司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1亿股,占总股本的18.33%,其中质押9749.72万股,占其持股的97.2%。由此,天宝股份实际控制人几乎已处于满仓质押的状态。

据此,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进行认真自查并作出书面说明:一是上述股东质押公司股份所获融资款项的主要用途和预计解除质押日期,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以及针对平仓风险拟采取的应对措施;二是,除上述质押股份外,上述持有的公司股份是否还存在其他权利受限的情形,如存在,应说明具体情况并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其三,公司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

交易所的关注函反映出一个严峻的事实,即主要股东(大股东)的高比例质押已存在较大的风险敞口。据兴业证券(601377,诊股)日前发布的研报,今年4月、5月补充质押的公告数大幅增加,分别达到59条、140条,创历史新高,而所有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中,有526名主要股东所持有的387家公司的股份质押率达到100%,846名主要股东所持有的460家公司股份质押率超过90%,涉及公司有中关村(000931,诊股)、荣丰控股(000668,诊股)、嘉凯城(000918,诊股)、新华都(002264,诊股)、维格娜丝(603518,诊股)等。

荣丰控股为例,公司控股股东盛世达投资于今年1月将持有的公司5768万股全部质押给哈尔滨银行天津分行,用于融资补充流动资金。据嘉凯城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广州凯隆于5月11日将其持有的9.52亿股公司股份全部质押给中融信托,占公司总股本的52.78%,占其所持股份的100%。

“高风险”股东应提高信披透明度

除质押率外,股价的涨跌幅则是衡量股权质押风险的另一重要指标,且其冲击也更直接。以近期发生的多例股权质押补仓案例看,股东提供补充质押甚至申请暂时停牌以化解风险前,上市公司股价往往都经历了一波大幅下跌。

如因股权质押风险而紧急停牌的多喜爱,引爆风险的正是公司股价的持续下跌,这家上市刚两年的次新股,其股价曾于今年4月初创出65元/股的历史新高,以紧急停牌前的股价27.33元/股计算,在最近的两个月里公司股价最多下跌了58%。另据查询,今年1月19日,多喜爱主要股东陈军、黄娅妮分别质押了1580万股和2000万股,从质押日至今,公司股价下跌了约43%。

“我们在预测一家公司的股价时,一般不会考虑股东的质押因素,即使考虑也不会当作主要参考指标,正常市场中,主要股东如果有高比例质押,会被认为提供了一个相对的安全边际,背后的逻辑是,大股东为了防范质押爆仓的风险,会有意识地维护股价,避免补仓甚至爆仓发生。”长江证券(000783,诊股)一位研究员向记者分析。

大数据分析也为此提供了一定的实践支撑。记者随机选择了40家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80%的公司作为样本,统计其今年来的股价表现后发现,跌幅超过40%的公司有1家,跌幅在30%至40%的公司有11家,跌幅在20%至30%的公司有9家,跌幅在20%以内的公司有12家,另有7家公司股价上涨。对照今年以来市场的整体行情,样本公司的股价整体表现略好。

不过,控股股东的意愿毕竟不能完全决定一家上市公司股价的走向,多喜爱、勤上股份、*ST德力、德豪润达等多家风险已经暴露的公司即是明证,“整体来看,最终爆发风险的公司应该占比不高,但对单家公司而言,控股股东的‘爆仓’都是大事。”前述研究员表示。

据兴业证券简单估算,假设以质押时股价为基点,质押率为40%,则当前A股股权质押融资总规模约为19238亿元。以5月31日收盘价测算,本轮下跌中,达到平仓线、预警线的分别可能约有十分之一、四分之一(设置平仓线为130%,预警线为160%)。但考虑到可补充质押,实际触发平仓线、预警线的比例应该更低。

可见,股权质押风险目前总体可控。但对少数持股“倾巢”质押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来说,未来若遭遇股价大幅下挫,则其“爆仓”风险仍不容忽视。在此情形下,相关股东亟需去杠杆降低风险系数,且对质押融资规模、平仓线、预警线等关键数据,其信披透明度亦应有所提高。

全球车企销量TOP20中国5家上榜,吉利领涨